9月17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45屆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通過審議,中國“普洱景邁山古茶林文化景觀”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成為中國第57項世界遺產,也是全球首個茶主題世界文化遺產。


“普洱景邁山古茶林文化景觀”位于云南省普洱市瀾滄拉祜族自治縣,自公元10世紀以來,布朗族先民發現和認識野生茶樹,利用森林生態系統,與傣族等世居民族一起,探索出“林下茶”種植技術,歷經千年的保護與發展,形成林茶共生、人地和諧的獨特文化景觀?!熬斑~山古茶林文化景觀”申報世界文化遺產要素包括5片古茶林、9個傳統村落、3片分隔防護林,是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典范。


申遺成功的好消息從沙特阿拉伯傳回中國,也傳到了西南邊陲的古茶林。景邁山當地村民穿起民族服飾,點燃篝火,自發慶祝申遺成功。在現場,瀾滄拉祜族自治縣博物館副研究員熊登奎和村民一樣激動,她參與了整個申遺過程,為諸多專家講解了景邁山的故事與魅力。


為什么“普洱景邁山古茶林文化景觀”能申遺成功,景邁山有哪些獨特的茶文化,13年申遺之路背后有哪些故事,景邁山未來有哪些保護計劃?新京報記者對話了熊登奎,聽她聊聊景邁山申遺背后的故事。


瀾滄拉祜族自治縣博物館副研究員熊登奎。受訪者供圖


“讓世界看到中國的茶”


新京報:景邁山申遺成功的消息傳來時,你的心情如何?


熊登奎:9月17日晚上,景邁山下著小雨,村民自發組織了聯歡會,點起篝火。當申遺成功的消息傳來,現場都沸騰了,我也覺得很激動。其實在去年9月,世界遺產專家來現場評估后,大家就覺得心里有底了。專家們對景邁山翁基古寨非常感興趣,原定是待1個小時,結果待了3個小時。一個專家跟我說,這個地方太像他老祖母生活過的村莊,還跟我們交流如果申遺成功了,要怎么保護景邁山。感覺他當時已經承認了這項世界遺產,叮囑后續的保護工作要怎么做,這也讓我們有了底氣。


當地村民點起篝火慶祝申遺成功。圖源:普洱發布


新京報:為什么“普洱景邁山古茶林文化景觀”能成為全球首個茶主題世界文化遺產?


熊登奎:很多人問過我這個問題,在瀾滄江中下游有非常多茶林,有的茶樹比景邁山的知名度大,有的茶葉比景邁山的價格高,那為什么是景邁山申遺成功呢?為了申遺,我們去考察了其他茶山,很多茶山都很好,但茶林面積比景邁山小很多,最明顯的是茶林的生態環境區別于景邁山。在景邁山,你很難分辨出哪些是原始森林,哪些是古茶林,人們最早是在林下種茶。這是符合茶樹習性的,最適合茶樹上生長的溫度是20℃-30℃,超過40℃就會被曬傷。


我突然理解了古人創造的“茶”字,象征著“人在草木間”,景邁山很好地呈現了這種人與茶林的生態。在這里,沒有其他商業因素的干擾,人們尊重森林、尊重草木、尊重昆蟲、尊重茶林里的一切。景邁山有保存完好的原始森林、古村寨和古茶林,這是重要的世界遺產要素。在每片茶林的外圍,人們保留原始森林作為分隔防護林,防止病蟲害傳到另一片茶林,也防止風力等對茶林的傷害。


新京報:景邁山申遺的范圍包括哪些?


熊登奎:景邁山申報的遺產區面積是7167.89公頃,包括保存完好、分布集中、規模宏大的5片古茶林,古茶林的主人布朗族、傣族等世居民族的9個傳統村落,以及作為古茶林隔離和水源涵養的3片分隔防護林。林、茶、村,這三大要素組成了完整的景邁山古茶林文化景觀,同時還有古茶林以外的耕地和林地等,不僅完整反映了獨特的林下茶種植技術以及相應的信仰和傳統知識體系,同時充分反映了遺產地人與自然和諧互動的關系,使申報遺產區具有生態系統和文化系統的完整性。目前,大平掌古茶林是景邁村唯一開放展示的古茶林。


新京報:景邁山申遺成功的意義有哪些?


熊登奎:我覺得景邁山申遺成功的意義在于,讓世界看到中國的茶,看到人與自然和諧共處。在第45屆世界遺產大會上,宣布申遺結果的專家說,恭喜中國!借著申遺的機會,景邁山向世界展示了中華民族的精神,還有一種包容且樂于分享的態度。古人種植的茶林,現代人如何傳承守護好的同時怎么提升茶葉制作工藝,再分享給世界。還有人如何與萬物和諧共處,如何尊重自然等,景邁山展現了中國人對環境的態度:保護好生態環境,大自然會回饋給我們意想不到的東西。借助世界遺產大會,我們也可以向世界各地茶林學習,學到更多保護與利用的經驗。


“景邁山是個永遠看不厭的地方”


新京報:景邁山有哪些獨特的生態系統?


熊登奎:根據這次申遺文本首席專家、北京大學世界遺產研究中心主任陳耀華老師的研究,從平面圈層來看,村寨的外圍是茶林,茶林的外圍是原始森林;從垂直的角度來看,一座山的高處是神山,半山腰是古茶林和村莊,再往下是糧食種植區;關于樹林的垂直分布,高處的是喬木和雜木,中間是茶樹,下面是草木層。這些圈層的分布都是有層次和規律的。


undefined

景邁山的古茶樹。圖源:普洱發布


新京報:在景邁山,有哪些關于茶的習俗和信仰?


熊登奎:布朗族的茶魂樹、傣族的茶神樹代表茶祖守護著茶林,其實也是人們對祖先的崇拜和紀念,祖先帶著一棵茶樹來,養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景邁山人,他們也在一代代地感恩、傳承。幾乎每家每戶的茶林里都有茶魂樹,茶農會在自己那一小塊茶林里選一棵茶魂樹,在旁邊立一個像拐杖一樣的標志。在景邁山,老人們的話語權非常高,大家都很尊重老人。老人平時會拄著拐杖,所以在茶魂樹旁邊也放一個“拐杖”。


新京報:作為一名當地畫家,你覺得景邁山最美是什么時候?


熊登奎:景邁山是一個永遠看不厭的地方,一年四季都很美。春天是采茶季,人們在古寨里炒茶,茶香飄蕩在山野間;夏天的茶林最潤,綠油油的。雨過天晴后,云層還沒來得及升空,可以看村莊腳下的云海;秋天,景邁山的植被豐富,各種樹落葉和結果的節奏不一,顏色很豐富;冬天,漫山的冬櫻花開了,煮一壺熟茶,曬曬太陽,也很舒服。


熊登奎在畫畫。受訪者供圖


“用13年去解讀這座山、認識這座山”


新京報:在“普洱景邁山古茶林文化景觀”申遺過程中,你主要負責哪些工作?


熊登奎:景邁山申遺工作分為很多個板塊,包括環境整治、消防安全、非遺展陳、非遺講解等,我的工作只是其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我本來是在展陳組,后來又分到了講解組。我們一共有80個點位的講解,除了茶林、古村寨、分隔防護林等遺產要素,還多準備了一些其他講解,包括周邊的環境、河流等等。


我其實是一個業余的講解員。2009年,我從教師隊伍調到了文化系統。2010年6月,景邁山啟動申遺工作,各種專家前來考察,我就經常接待他們并承擔講解的工作。一直以來我喜歡畫畫,會邊畫邊跟村民聊天,然后我就把這些了解到的東西跟遺產專家說。大家一起討論,我們的景邁山文化講解脈絡就越來越清晰了。有人覺得,是我們做了大量的工作才讓景邁山申遺成功,其實不是,是祖先留下了這一座寶貴的山。我們只是用了13年的時間,通過文化調查去解讀這座山、認識這座山。


新京報:在多年的申遺準備中,有沒有讓你印象深刻的故事?


熊登奎:在整個申遺過程中,我常常覺得非常感動。在外出參加一些畫展時,我經??吹揭恍┳髌匪夭氖莵碜詾憸婵h,特別是一些獲獎的作品。瀾滄的政府很重視文化的保護,像景邁山這樣民族文化濃厚的地方,一直被保護得很好。作為一個畫畫的人,我覺得生長在瀾滄很幸福,只要開車半小時就能看到美景。還有一種感動是源于遺產保護的專家,他們是真的用心在保護這些遺產,也希望村民的生活能更好。歷經十幾年,在當地村民心中,“申遺”從一個抽象的概念慢慢變得具體、清晰。當申遺成功的消息傳來,記者采訪村民,他們都會說,我們會傳承好這些文化傳統,也會把這些茶林守護好。


undefined

景邁山的村民在采茶。受訪者供圖


新京報:申遺成功只是個開始,景邁山后續有哪些保護和傳承計劃?


熊登奎:以前來普洱的游客就像走親訪友一樣,對當地而言,沒有太大的壓力。如今景邁山申遺成功,可能會有很多游客涌入,我們也在考慮保護與利用的問題。我們始終堅持一個原則,那就是保護。所有旅游設施的規劃都是以保護為前提,山上的開發項目估計會很少,只有一些滿足科考和短暫停留的客棧,其他的酒店可能還是開在山下。此外,我們每天都會做各種監測,包括空氣質量、負氧離子含量等等,進而確定游客的承載量是多少。


茶林是景邁山各民族的衣食所依,也是景邁人們的精神家園。他們與這座山的植物、動物、微生物,物物相連,生生不息。為了守護這片家園,村民和政府一直在努力。旱季,村民們每家輪值敲铓,提醒注意火災等險情的發生,這些鄉規民約,大家都自發遵守。政府設立專門的法律法規將古茶林傳統村落森林列入法律保護,景邁山古茶林文化景觀在遺產保護機制下保持著真實性和完整性,更替有序,充滿生機。


新京報記者 吳采倩 編輯 劉倩 校對 趙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