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動駕駛行業掀起上市熱潮。


在英偉達、廣汽集團等參投的自動駕駛企業文遠知行完成境外上市備案,預計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或納斯達克交易所上市外,知行科技也通過港交所聆訊,有望成為“港股自動駕駛第一股”。


實際上,近半年以來,已有多家自動駕駛領域多家企業謀求上市,縱目科技、文遠知行、速騰聚創、黑芝麻智能等智能駕駛企業均啟動上市準備工作;截至目前,國內已有12家自動駕駛及其相關企業明確啟動上市計劃,也有地平線等3家自動駕駛相關企業傳出上市傳聞。


洛克資本分析師鄧鑫濤在接受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在國內股權市場寒冬的情況下,唯有上市才是打開未來融資的窗口,所以扎堆進行上市。他進一步表示,從國內自動駕駛的大規模商業化來看,仍然道阻且長。


上市背后:“燒錢”是必然,盈利仍是難題


記者梳理發現,包括文遠知行、知行科技在內,目前國內已有12家自動駕駛及其相關企業明確上市計劃,分別是文遠知行、知行科技、如祺出行、賽目科技、速騰聚創、黑芝麻智能、圖達通、MINIEYE、縱目科技、司南導航、海創光電、佑駕創新。


其中,8月有5家企業遞交招股說明書或簽署上市輔導協議,6月有兩家企業遞交招股說明書,3月、4月和5月各有1家企業明確遞交招股說明書。從企業類型來看,從具備獨立自動駕駛整車研發并對外提供Robotaxi服務的企業到提供自動駕駛解決方案的企業,也包括提供自動駕駛芯片、智能汽車芯片解決方案企業、激光雷達企業、自動駕駛車輛運營或導航服務的企業,涵蓋自動駕駛產業鏈。


一位不愿具名的證券分析師表示,主要是由于企業虧損,持續需要融資,使得自動駕駛相關企業出現扎堆融資上市的情況;他進一步表示,由于終端車企競爭加劇,導致目前自動駕駛供應鏈中盈利狀況改善要比此前預測的要慢一些。


記者梳理上述企業招股說明書披露的業績發現,虧損的企業占比居多。具體來看,其中公布的招股說明書顯示,虧損的企業有5家,未對外披露財報虧損情況未知的企業有4家;僅有賽目科技、海創光電和司南導航三家實現盈利,但賽目科技2022年出現虧損,而海創光電和司南導航主營業務并不完全只服務于自動駕駛領域。


如黑芝麻智能2020年-2022年分別虧損7.6億元、23.57億元和27.54億元;速騰聚創2020年-2022年分別虧損2.21億元、16.55億元和20.86億元;如祺出行2020年-2023年上半年分別虧損2.99億元、6.85億元、6.27億元及3.45億元;知行科技2020年-2022年分別虧損7.6億元、4.64億元和27.54億元??v目科技更在招股說明書中表示,未來一定時間內未盈利狀態可能持續存在,上市后可能面臨退市的風險。


鄧鑫濤表示,在自動駕駛跑底層數據的過程中需要大量的時間成本和訓練費用,必然是需要不斷地“輸血”,一旦后續資金跟不上,跑的模型就沒有辦法形成商業化的產品,在國內股權市場寒冬的情況下,唯有上市才是能打開未來融資的窗口,所以它們才會扎堆上市。


而從自動駕駛行業的融資情況來看,融資規模呈現縮減狀態。記者粗略梳理發現,2021年國內自動駕駛行業融資規模超900億元;而2022年自動駕駛行業融資規模約為2021年的四分之一,僅超200億元。


“目前自動駕駛行業融資寒冬是肯定的?!编圅螡治龇Q,“行業燒錢是必然的,自動駕駛相關企業的融資金額都是數以億級別,不然沒有辦法支撐模型的訓練以及開發。自動駕駛企業應選好細分場景,不一定是要直接上路,可以從礦山,制造園區等沒有過于復雜路況的場景入手,早日實現產品化落地并實現盈利?!?/p>


不過,他也表示,盈利其實對于大部分真正做自動駕駛的公司來說依然是個比較漫長的過程。


自動駕駛規?;逃萌匀沃氐肋h


自動駕駛并非新概念,10年前奧迪、沃爾沃等傳統車企開始布局自動駕駛,百度成立自動駕駛團隊,但時至今日大規模商業化落地仍任重道遠。


“從目前來看,行業發展也有一些變化,兩年前上車比較重要,目前應該是上市比較重要,因為目前最重要的是資金,有資金才能保證活下去?!鄙鲜龇治鰩熑缡钦f道。鄧鑫濤補充表示,從本質上來講是上車重要,上車是商業模式跑通以及產品化最重要的節點;上市只是融資的手段,如果融資能力能跟得上,上市確實也不是迫切的選擇。


從目前自動駕駛技術的落地場景來看,IDC中國研究經理王博認為,現有落地場景已十分豐富,如開放道路車輛的駕駛輔助,以及礦區、港口、機場等封閉或半封閉場景中對專用車輛的控制和物流配送小車等低速無人作業車。


鄧鑫濤認為,目前自動駕駛商用落地主要還是在細分場景或細分區域;在細分場景有實現一定的商業化,但是整個行業這方面依然還在早期。2022年中國汽車市場L2級別新車市場占有率約為20%。


首先從成本來看,自動駕駛車輛需要達到用戶預期,具備成本優勢,才能打開大規模商用的市場;目前硬件解決方案成本下降仍是關鍵,如用于高階自動駕駛且成本相對高的激光雷達成為降本的重要對象。其次,從技術層面來看,自動駕駛車輛需要具備高度的感知、決策和執行力,能夠應付各種復雜變化的路況和環境,需要車輛堆疊大量的高精度傳感器、高性能的計算機芯片以及控制系統,而這背后的核心是對技術的要求。


再者,王博認為,自動駕駛屬于長期賽道,產業鏈較為復雜,其發展有賴于整個行業生態的協同探索。他認為,除感知、決策等技術層面的難題之外,制度法規上也需要引入對自動駕駛的規范,包括對駕駛責任的劃分與緊急狀況的應對。此外,自動駕駛訓練過程涉及海量數據,相對應的數據安全與隱私保護也是行業發展面臨的挑戰。


自動駕駛技術的普及,遵循從低速到高速,從固定路線到區域,從運貨到運人,從公共交通、貨運等場景開始,最終到私家車市場。在王博看來,長期而言,自動駕駛的全面落地需要廠商間、地區間就技術標準達成一致,以保證路面單元間的充分協同與資源共享。


王博表示,自動駕駛行業處于穩定發展階段,需求端用戶也逐漸接受將一部分駕駛操作托管于車輛的駕駛模式,并越發看重駕駛輔助功能體驗;中國乘用車市場L2級自動駕駛滲透率在過去兩年快速上升,自動駕駛行業具有廣闊的發展空間。


不過,目前自動駕駛大規模商用進展慢于預期?!鞍凑誏4最低測算里程標準10億公里為標準,特斯拉目前是3億-4億,國內的百度今年約為6000萬左右。從行業來看,國內的市場仍然道阻且長?!编圅螡硎?。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王琳琳

編輯 岳彩周

校對 盧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