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軍:雄兵出擊》劇照。眾多抗美援朝戰場上的無名戰士,用他們最美好的年華守護祖國的和平安定。



25000套服裝、10萬余件道具、總占地百萬平米的拍攝場地、1500人共同參與拍攝、1:1還原抗美援朝戰場使用的飛機、坦克等重型武器……這些數字來自9月28日登陸國慶檔期的電影《志愿軍》三部曲首部《志愿軍:雄兵出擊》。2020年8月電影正式籌備,2022年7月正式開拍,拍攝期399天。導演陳凱歌感嘆:“這是我這輩子拍過最大的一部電影?!薄吨驹杠姟啡壳c以往抗美援朝題材影片最大的區別,在于它是以全景式、多維度的方式展現這場“立國之戰”。第一部故事圍繞中國人民志愿軍入朝打響的第一、二次戰役展開,負責在松骨峰阻擊敵軍的38軍戴如義(魏晨飾)、楊少成(尹昉飾)、孫醒(陳飛宇飾)等志愿軍戰士,將在這一部登場。三部曲故事時間跨度長達三年,完整呈現了抗美援朝戰爭的歷史脈絡。出場人物達200多個,既有領袖將帥,也有無名戰士,個體命運和時代風云交相輝映,為觀眾展現一場恢弘磅礴的戰爭群像。

真實呈現中華兒女英雄群像


攝影指導趙非介紹,攝影組最多的時候同時有100余人工作,拍攝血戰松骨峰這場戲的時候,8臺攝影機一起拍攝。其中有一場規模最大的戲調動了1500人同時拍攝,“這種場面我已經二十年沒有見過了”。美術指導陸葦介紹,前期畫了上萬張的美術概念圖,搭建了1萬多平米的道具庫,道具有10萬余件,其中像飛機、坦克這些重型武器道具很多都是按照1:1還原制作,有的一場戲拍下來就直接報廢。服裝設計姬磊介紹,所有演員服裝加起來有25000套,聯合國大會成員穿的西裝有700套,志愿軍援朝的背包行囊是1800多套,美軍的裝備大概1200多套。


為了突出影片的真實性,劇組做了大量細致的幕后工作。


規模、規模、規模!這是陳凱歌導演在拍攝中反復提及的一個詞。因為置景的重復、戰斗場面道路坡度的合理性、現場拍攝氛圍不夠熱烈,導演不斷提出他的意見,制造出一種片場如戰場的緊張感。陳凱歌說,這是一部不同于以往任何一部抗美援朝題材的影片,更宏觀,更多維,規模更為浩大,實際拍攝中困難重重。為了在持續拍攝中始終保持飽滿的工作狀態,“整個劇組像一臺重型機器,持續運轉了一年多的時間?!?/p>


電影《志愿軍》用三部曲的容量呈現戰爭全貌,除了大家耳熟能詳的歷史人物外,普通的戰士也是故事的重要角色。在電影籌拍初期,主創深化梳理每一個人物:“他從哪里來?他的訴求是什么?人物弧線是什么?”領袖將帥在大家固有的觀念之余還要有人情味,普通士兵的“原型”則來自曾真實戰斗過的無數志愿軍戰士。電影通過還原一個個有血有肉的人物,向觀眾呈現一幅中華兒女英雄群像。


朱亞文飾演歸國軍工專家吳本正。


“白頭發再稍微多一點,有點少白頭的感覺,憂思深廣的人才會這樣?!边@是陳凱歌導演為片中扮演歸國軍工專家吳本正的朱亞文造型提建議,造型指導陳同勛表示,導演對于這樣的細節看得非常細。


1:1復制當年聯合國會議場景


新中國外交代表團第一次亮相聯合國,是《志愿軍:雄兵出擊》的重頭戲之一。當時大使銜特派代表伍修權(張頌文飾)率中國代表團出席聯合國大會,這是新中國第一次出席聯合國相關會議,喊出了歷經苦難而取得民族解放的中國人民爭取民族復興、捍衛人類和平的時代強音,這段經歷也成為中國外交史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這次的外交戰線是以往抗美援朝題材中比較少表現的內容。為此主創們根據當年的歷史資料,搭建了一個1:1還原的聯合國場景。真正的1950年聯合國安理會的議事廳,是由一個影院改造的,為了還原當時的場景,劇組在北京懷柔搭建了一個1:1的現場,真實還原了墻面上的吸音棉,開會使用的劇院椅子等細節。


當時大使銜特派代表伍修權(張頌文飾)率中國代表團出席聯合國大會。


演員張頌文在第一次進入這個場景的時候十分震撼:“基本上和現場圖一模一樣?!备哌€原度也讓飾演唐笙的章子怡“不敢相信仿佛穿越到上世紀50年代,感受到73年前那個莊嚴的時刻”。


除場景外,演員的形象動作也要求復制當年的影像,伍修權的舉手投足都將在電影中重現,既有“將軍外交官”的果敢和威嚴,也彰顯新中國的決心和力量。正如美術指導陸葦所言:“拍聯合國會議,就得特別真實。伍修權代表新中國在這里發出了自己的聲音。這個瞬間,中國人民等得太久了?!?/p>


章子怡在電影中飾演的是新中國同聲傳譯事業的開創者唐笙,有真實人物原型。在準備角色時,章子怡發現唐笙女士的影像資料、聲音資料非常少。不過,她非常榮幸請到了一位年近8旬的老師,她曾經是真正在聯合國工作過的同聲傳譯的前輩,也是一位非常卓越的中國女性。從她口中,章子怡了解到很多關于新中國剛剛成立之時,那一代的年輕人是如何滿懷著熱情參與到祖國的建設中。唐笙女士那一次在聯合國的翻譯工作得到了廣泛的贊譽,伍修權更是稱贊她的譯文,“順暢準確,帶有相當的民族自豪感,特別起勁”。所以為了能達到這樣的效果,章子怡花了很多時間學習英文,找到屬于唐笙女士獨特的發音方式,這樣才可以勝任這么艱巨的任務。


血戰松骨峰保留浪漫的意象化處理


美軍在抗美援朝第二次戰役后倉皇向南逃竄。為了阻斷他們的退路,志愿軍第38軍112師335團1營3連的勇士們在松骨峰打響了一場以少勝多的阻擊戰。全連官兵浴血奮戰,與美軍激戰數個小時,連續擊退五次進攻,3連付出了重大犧牲的代價,最后僅剩7人,依舊牢牢守住了陣地。后來,這場戰役被作家魏巍寫進了著名的通訊《誰是最可愛的人》中。


在電影開拍之前,辛柏青、陳飛宇、張宥浩等演員進行了一次長達3個月的系統化軍事訓練,比如站軍姿、掛水壺端槍、拼刺刀、匍匐前進等。在片中飾演3連副連長孫醒的陳飛宇說,這次軍訓對我們來說意義非凡,不僅鍛煉了我們的體能,也在精神上重塑了自己。


辛柏青在片中飾演志愿軍司令部高級參謀李默尹。他記得當時拍松骨峰戰役的時候,漫山遍野燒得一片狼藉,最大程度還原了戰爭的慘烈。每個人化妝都是兩個小時起,化完之后,根本分不清誰是誰。在辛柏青看來,陳凱歌導演也保留了一些浪漫的意象化處理,比如松骨峰經過慘烈的戰斗以及狂轟濫炸后,依然有一棵松樹矗立在那里,屹立不倒?!拔蚁脒@或許就象征著我們中國人像松樹一樣傲然挺立的精神,屹立于世界之林”。


劇組真的栽下一棵松樹,讓它與“戰士們”一同經歷了戰火。


在陳凱歌看來,“松樹在我們的文化內涵中是勇敢與堅貞的象征”,這與志愿軍戰士們、乃至所有中國人的氣節是一致的。同時能夠使“松骨峰”這個地方更加具象,突顯戰役的悲壯。為此,劇組真的栽下一棵松樹,讓它與“戰士們”一同經歷了戰火。如今這棵松樹依舊在原地茁壯生長著,它見證了一群人如何回溯70多年前那段動人心魄的故事。


推薦到全國百老匯院線觀看影片《志愿軍:雄兵出擊》。


新京報記者 滕朝

編輯 黃嘉齡

校對 翟永軍